辽宁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 在多国停留后回国确诊


△ 当地时间3月21日,因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强调“社交距离”对疫情防控的重要性,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得小于1.5米,墨尔本大学附近餐厅内,顾客保持安全距离排队。摄影:柯伟林2020年3月27日12-24时,山东省无本地住院疑似病例、确诊病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59例,死亡病例7例,治愈出院752例。

△ 当地时间3月25日,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国际机场,戴口罩的夫妇。

中国留学生作为在澳留学生中占比最大群体,因为这场疫情,受到了不小冲击。

与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而澳大利亚政府在离开中国后到第三国停留十四天之后是否可以入境这一问题上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而我则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事态发展,毕竟当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

△ 当地时间3月25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清洁小组成员在消毒电车站台栏杆。墨尔本市议会发起了一场清理突击行动,以帮助遏制新冠肺炎的传播。

当地时间3月22日,澳大利亚政府公布新的防疫措施,包括从3月23日中午开始关闭电影院、酒吧、赌场、室内体育馆、礼拜场所等公共设施,餐厅和咖啡馆仅限外卖,不允许堂食。

当地时间3月8日晚,我戴上两层口罩,一双手套,动身前往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由于材料齐全,我很顺利地拿到了前往墨尔本的登机牌。当地时间3月9日中午,航班抵达墨尔本机场,海关工作人员仅询问了我离开中国内地的日期便给予放行。入境大厅内,我没有看见任何防疫措施。曾经我以为走出机场就能松一口气,那时我意识到,这仅仅是个开始。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边界附近的新南威尔士州太平洋公路上,排长龙等待通行的车辆。提示牌上写有“新冠肺炎 昆士兰边境管控 预计延迟”字样。

回想这一次的返校经历,充满了太多意想不到。

1月13日,我坐上了回家的航班,同乘人员中,还有不少澳籍华裔旅客。今年的春节恰逢澳大利亚中小学暑假,不少因移居这片南方大陆而多年没有归国的华人都打算趁着这段难得的假期带上孩子归国团圆。对于我来说,这个春节也是2020年我唯一可以留在国内的一段时间,自然也是无比期待。飞行过程中,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不少旅客之间的话题。但那时,包括我在内,大概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它会对我们产生这样大的影响。